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项目

垃圾焚烧进入飞速期

发布时间:2019-01-31 23:29:1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垃圾焚烧进入飞速期

在近年来垃圾焚烧越来越受社会关注,面对越积越多的垃圾,燃烧成为其中的一大解决手段,随之而来,由于燃烧产生的二噁英毒性物质污染也成为市民关注的焦点。环保部与国家质检总局近日共同发布的《生活垃圾焚烧污染控制标准》规定,自今年7月1日起,新建生活垃圾焚烧炉需执行新标准的污染物浓度限值,自2016年起,现有生活垃圾焚烧炉也需执行新标准限值。新标准进一步提高了污染控制要求,其中,公众最关注的二噁英类控制限值与欧盟标准一致,比现行标准收严了10倍;新标准的重金属等其他限值大多比现行标准严了30%。

五大考察项

首先是对焚烧炉的选址、生活垃圾的贮运、烟囱高度再次提出相应要求。其次,调整了标准的使用范围,将生活污水处理设施产生的污泥以及一般工业固体废物的专用集中焚烧设施的污染控制纳入新标准。

近10年垃圾焚烧技术飞跃式的进步,已经实现了对二噁英的高效处理。虽然低于400摄氏度时焚烧会产生大量二噁英,但焚烧温度超过850摄氏度,99%的二噁英被分解掉;当温度达到1000度以上,二噁英就全部分解了。目前我国垃圾焚烧厂都是高温焚烧,而且安装了活性炭、袋式除尘器等净化装置。冶炼厂、汽车尾气,甚至家用燃气、抽烟排放的二噁英浓度都高于垃圾焚烧。

垃圾焚烧商业规模

目前垃圾焚烧处理处置市场的商业模式选择可以分为“轻资产”和“重资产”两个方向。“轻资产”模式以EPC、设计、咨询、运营等不参与投资的环境服务为主,“重资产”则更多地以投资带动其业绩增长,典型地商业模式有BOT/TOT、BT、收购兼并等。对于目前中国垃圾焚烧发电市场而言,以BOT/TOT为代表的“重资产”模式已经成为主流商业模式,且应用成熟。根据统计数据显示,9家企业2013年全年所签约的项目中,仅1个为BOO模式,其余项目均为BOT模式。此外,也有一些企业选择介于“轻资产”与“重资产”之间的发展方向。其次,市场集中度较高:六家企业占据超一半市场份额据报告估计,目前垃圾焚烧领域投资运营企业数量不足100家,规模排名前六的企业的市场总占有率已近52%,即占有超过一半的市场份额。规模排名前三的企业的市场总占有率39%,即占有近五分之二的市场份额。杭州锦江,作为规模上的龙头企业,市场占有率达到15.38%.

焚烧发电未来规模

垃圾焚烧发电将延续快速发展趋势。到2015年底,投产和在建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有望超过300座,日焚烧能力有望达到30万吨。截至2014年5月,包括县城在内,国内已经建成的垃圾焚烧电厂约为215座。他指出,电价政策的发布有利于保障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行业的长期和健康发展,国内垃圾焚烧发电行业保守估计还有2000亿元以上的市场发展空间。四川垃圾焚烧发电厂自2012年11月16日点火发电投入运行以来,累计焚烧处理垃圾38万多吨,发电9200多万度,为处理城市生活垃圾变废为宝作了积极的贡献。目前发电项目一期日处理生活垃圾能力可达700吨,完全有能力处理达城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430吨。

垃圾焚烧后的资源利用

在广州市第一资源热力电厂二分厂,透过透明玻璃,下面就是宽敞干净的卸料大厅,工作人员介绍,这里刚刚经过清洗,“不是领导来了才清洗,卸料大厅每天都会进行清洗”。“堆放一块的湿垃圾,燃烧温度会不会达不到800℃?”有参观者提出如此疑问。骆蔚峰现场解释道,垃圾并不是立即送往焚烧炉进行焚烧,而是会堆放3天,利用焚烧炉的余温把垃圾烘干,期间机器抓手也会搅拌助其风化,“通过技术就可以解决二噁英的问题”。“垃圾完全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充分燃烧,也不需要添加助燃剂。”广州市环保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白文表示,堆放一块的垃圾发酵后,会产生沼气等助燃气体,这些气体通过抽风口进入燃烧炉,为垃圾焚烧提供燃料。由于池里形成了负压,外面也闻不到臭味。据第一资源热力电厂统计,垃圾经过焚烧处理后,大约有5%的布袋除尘器的飞灰需要另行处理外,垃圾通过焚烧实现了减量的95%,资源化利用100%,无害化处理100%。第一资源热力电厂的2个分厂合计年产生上电量约为3.4亿千瓦时,可供超过10万户家庭1年的生活用电。

国外垃圾焚烧情况

日本

在日本,垃圾通过焚烧处理已是普遍做法,垃圾处理厂不仅通过焚烧可燃垃圾实现垃圾减量,还可同时发电并利用余热提供暖气和温水泳池等。而焚烧后的灰烬经过无害化处理则可用于填埋造地等,不会污染环境。根据日本环境省数据,2012财年,日本普通垃圾总量为4522万吨,其中直接焚烧的占垃圾总处理量的79.8%,填埋的仅占1.3%。截至2012财年末,日本共拥有1188处垃圾焚烧厂,每天处理垃圾能力达到约18.41万吨,其中有314处拥有发电设备,约占三成,总发电能力为1748兆瓦。此外,有780处垃圾焚烧厂拥有余热利用设施,可提供工厂内所需的暖气、热水,还可向设施外的温水泳池等提供温水和热能等。用于填埋垃圾灰烬的“最终处分场”分布于山区、海边以及河湖边等处。东京的“最终处分场”位于东京湾内繁华的台场附近,附近包括中央防波堤在内的很多设施都建在以前的填埋场上。灰烬填埋为东京增加了不少面积。如今,新的填埋场上草木繁盛,远望如同一个大公园。

英国

英国政府一直强调要从源头上减少垃圾产生,并不断提高回收利用率,但在现有技术条件下,垃圾填埋和焚烧仍是英国垃圾处理的主要方式。1870年,世界上第一台垃圾焚烧炉在英国投入运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随着经济发展和城市居民生活水平提高,垃圾中的可燃物和易燃物成分迅速上升,垃圾焚烧技术的应用进一步推广。不过,从八九十年代开始,垃圾焚烧产生的环境问题日益凸显,民间的反对呼声也越来越高,因此这种处理方法逐渐受到限制。目前在英国要新建垃圾焚烧厂,必须走的程序是在当地进行公众问询。而由于反垃圾焚烧组织活动十分积极,新建焚烧厂往往难上加难。去年底,英国鲍尔弗˙贝蒂有限公司一个造价5亿英镑的垃圾焚烧厂项目被搁置,主要就因为其规模、选址及有可能给环境及健康造成影响引发公众强烈反对。英国民间反垃圾焚烧组织的游说和抵制能力不可小觑。在“英国杜绝垃圾焚烧组织(UKWIN)”站上,一张地图清楚地标出了遍及英伦三岛的所有垃圾焚烧厂的地址、运营商、年处理能力等,还包括已经被该组织成功抵制未能建成的以及仍在筹建的垃圾焚烧厂地址,所有信息一目了然。UKWIN在全国有多达百余个下属组织,它们会有组织地对所在地区内的垃圾焚烧厂进行持续监督,并对地方政府和企业施加压力,阻止新建垃圾焚烧厂。

上世纪,新加坡城市化进程中的垃圾产生量急剧增长,该国选择了资源化、减量化和垃圾焚烧的路线。目前,新加坡有4个焚烧厂负责焚化垃圾,2000年6月建成的大士南焚烧厂处理能力最强。来自这4个垃圾焚烧厂的灰渣,被运到本岛以南8公里的实马高岛上填埋,焚化处理后的灰渣没有异味,实马高岛已成为新加坡的风景旅游区。

驱动及限制因素分析

来自政府立法和国家特定的管制

垃圾焚烧进入飞速期

,促使焚烧发电厂的投资和使用。政府对可持续的废弃物管理、限制空气污染和改进焚化过程等方面的兴趣,将会促使全球焚烧发电厂市场的增长。目前在发达国家,环境方面的管制比较严格,而在一些发展中国家和地区,政府也在开始有效措施去提高城市固废焚烧的认知度,同时降低给环境带来教坏影响的垃圾填埋法的采用。高热值的固废逐渐被认识到是宝贵的资源,先进的废弃物管理制度正在促使挖掘其中的潜力。而且一些原本要被填埋的垃圾,可以在混烧的过程中,一定程度上替代传统燃料。可用土地资源的有限和公众对能源回收意识的增强,焚化将在先进废物管理中充当重要角色。焚烧发电厂的限制因素是政府较弱的实际支持行为。发展中国家由于正处于转型的阶段,在废弃物回收利用方面缺乏有效的监管机制,同时政府态度的不明确,导致了环境保护方面激励措施的缺位,环境标准的不明晰,和相关环境保护条款的模棱两可。此外垃圾填埋解决方案的低成本,也是限制焚烧发电厂市场的一个因素。发展中国和地区一般采用低成本的填埋法去处理大量的城市固体废弃物,如果转为更先进的废物管理技术,可能需要高额的投资,从而限制这些技术的推广,也威胁了焚烧发电厂的发展和创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