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0)this."/>
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科技

国家环保总局不建污水处理厂省领导要离职

发布时间:2018-08-18 18:50:2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国家环保总局:不建污水处理厂省领导要离职

740)this.width=740" border=undefined>

740)this.width=740" border=undefined>

官员代表:国家环保总局污染控制司赵华林副司长

740)this.width=740" border=undefined>

专家代表:中国政法大学污染受害者法律援助中心主任王灿发

国家环保总局污染控制司赵华林副司长在中国水危机与公共政策论坛上透露:

不建污水处理厂省领导要离职

《南方都市报》的调查发现,中国的水环境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境地,由水危机带来环境危机,带来的人、动物、植物,包括所有生命的生存危机,进而影响到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发展危机。河川之危,无异于国家民族之危。如何走出发展与污染并行的两难困境,再创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新发展道路,是每一个中国人都不能不面对、也不能不解决的终极命题。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副总江艺平

在《中国水危机与公共政策论坛》上,赵华林副司长说,《节能减排监测》加强了对环保的考核,凡是没有建成的省领导是要离职的。其发言如下:

江苏领导各包一条河

目前我们水污染的形势不容乐观。现在大江大河,除了长江、珠江好一些,其他的江河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污染。今年太湖蓝藻的问题、滇池的问题、巢湖的问题依然很严重。太湖这个问题发生之后中央非常重视。江苏省委、省政府也非常重视。采取了合掌制。从省委书记到省长每个人包一条河,如果这条河治理不好就有说法了。上千座工厂关停,痛定思痛,进展也非常快。其他的地方也都是把水作为环境保护的重中之重。

国家环保总局提出了所有环境保护的任务,水是首当其冲的。因为没有水,发展和生态文明就都谈不上了。

减COD任务非常艰巨

现在国家和水有关系的还有一项很重要的工作就是污染物的减排。“十一五”规划纲要里面提出了主要污染物的两项指标,一项是二氧化硫,一项是COD(化学需氧量)。2005年的COD是1414万吨,要在这个基础上减10%,任务是非常艰巨的。

经过两年的时间,到今年第三季度开始COD有所下降,下降到了0.28,所以我们的形势还是非常严峻。水最重要的污染物就是COD,如果COD控制不住,一切环境保护的措施和效果都不会体现出来。

污水处理能力增加900万吨

中央刚刚印发了《节能减排监测》的方案,中央确实是下了决心的,一定要完成节能减排的工作。其中考核的办法主要有几个特点,第一个是问责制,哪个地方完不成节能减排就要问责的。第二个是一票否决制。这个任务完不成,所有的问题就都先别考虑了。

进展如何?原来地方是等着中央拿钱,我盖楼堂馆所是有钱的,但是建污水处理厂是没钱的。在考核了以后,现在形势发生了变化,包括县级的污水处理厂都建成了,凡是没有建成的省领导是要离职的。最终完不成任务的要找省领导说话。所以这个进度非常快。今年污水处理能力增加了900万吨。所以速度是非常快的。现在国务院对省级政府考核,不是国家环保局对地方政府或者是对地方环保局进行考核了。

COD高了不一定能当大官

地方上要GDP,我们就同时把COD算得高高的。GDP高了COD同时也高了。因为总理说了我们的污染是由工业化和城市化带来的,所以我们城市化速度快,工业化速度快,那COD必须得高。原来GDP高了能当大官,现在如果COD高了以后就不一定能当大官了。

中国政法大学污染受害者法援中心主任王灿发:

环保法有八大死结

王灿发提出,在环保立法、执行中有八大死结:

死结一:地方人民政府没能真正对管辖区域的水环境质量负责。在新的《水污染防治法》修订草案中也考虑了,要使水质与政绩挂钩。市到市,省到省每个概念都要监测,不达标就要承担,或者是拿钱给下游,或者是你自己来承担什么,对发生的事故承担刑事

国家环保总局不建污水处理厂省领导要离职

死结二:环保部门难以对水污染防治统一监督管理。有关环保的都应集中到一个部门来管理。

死结三:总量控制难以按环境容量进行。总量控制的本意是按照一个区域的环境容量,分配各种污染物的总排污量,但我国的水污染物的排放量远远超过水环境的质量。因此在法律规定中只对重点污染物进行有效控制,而不是对所有污染物。这种控制不是根据环境流量来定的。但是这个总量控制一定远远超过了环境的质量。现在我们仅仅是COD,氨氮也是造成水污染问题发生的一个原因。

死结四:污水处理厂不运行和偷排。我国已经建设了不少的污水处理厂,而且一些工厂也建设了污水处理厂,但真正正常运行的,到底有多大比例,恐怕连环保部门都难以掌握。我们在这方面缺乏刑事?

死结五:污染越重环保部门越富。稍微对环保部门有一些了解的人都知道,越是污染严重的地区,那里的环保部门越富,越是环境保护做得好的地区,环保部门越穷。这源于环保法中的一项制度,征收排污费制度。

死结六:按日计罚难实行。在环保部门有着“两高一低”的说法,即守法成本高,执法成本高,违法成本低。

死结七:不给环保部门强制执行权。

死结八:公益诉讼难建立。建立公益诉讼制度,是公众参与环保的一种极好的形式和途径,但是在我国,这一制度虽然学界和环保官员早就呼吁,但总是难以进入法律。

安徽蚌埠农民张功利:

一个村三年死53人

张功利说,蚌埠市处在淮河的下游。我们居住村庄的附近有两个化工厂,周围老百姓达到4000多人,其中包括居民、学生。化工厂年产量有上万吨,最高达到10万吨。排放的含苯化合物对人体有致癌物。这样的厂生产出来的废气、废水对人体的危害都是非常严重的。有很多的学生也得了病,达到40%以上。在仇岗村这个沟里,满沟都是化学的水,底下的沉淀物达到了2米。

住在周边的自然村达到15个以上,4万多的人口用水全部受到了污染。这个地方的水源可能无法食用。但是这里的老百姓又不能不喝水,所以也只能这样。我们去了之后,当地老百姓也反映了这个情况,一些鸡鸭已经死了。

当地有一个老太太,由于这样的污染每死一个人她就要画一道杠。这个化工厂是2004年投产的,到2007年6月份停产,仇岗村的村民是1867人,三年期间死了53人。被污染区4万人的生活用水、稻田污染的问题根本没办法解决。死亡率经国家有关部门统计,污水严重的地方,死亡人数有万分之三十三。按照这样的数字来计算,在一万人之中将近50个人死亡。

绿色和平组织岳毅桦:

排污口要标明排的是什么

岳毅桦说,绿色和平开展水污染防治的工作是从2007年才真正开始的,在我们过去大半年的工作中,我们见到了各种各样的排污口,可以说不下百个。在野外尽量往远的地方走,绕到工厂背后,你准会看到每个工厂都会有这样肮脏的排污口。我们只见过两个地方竖有模糊的污染物排放口标志牌。从立法的角度来说,住在周围的人总是要知道附近有谁要排污,总要知道有谁在家门口排污了。

比较遗憾的是,标志牌上信息简单匮乏,无益于政府监督,更没有为公众参与环境保护提供足够的平台。COD的中文名应该叫做化学需氧量,只是衡量这个水有多脏的指标而已。其实有太多的污染物里面有致癌的物质,中国的法律还是没有完全覆盖到的。这些企业都是流氓企业,没有良心,丧尽天良地排污。在排污口一定要标出来排放的是什么东西。在这个流域的每个人都可以是警察,监督你有没有说谎。我们觉得这是公众参与的很重要的平台。其实大家真的不可以小看这种信息公开,特别是企业公开环境信息的力量。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