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7日,国家环境保"/>
您的位置: 首页 >> 绿色生活

环保部首役打响鸭粪攻坚战首次垂直督查1

发布时间:2019-01-28 20:09:2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环保部首役打响鸭粪攻坚战首次垂直督查

740)this.width=740" border=undefined>

3月27日,国家环境保护部在北京隆重挂牌。就在同一时间,由环保部派出的第一个调查组正在重庆探访。

让环保部副部长潘岳放心不下的是流经重庆市主城区境内的梁滩河。据当地环保部门去年底的监测结果:梁滩河水质为劣V类,属重度污染。

祸首是每年6万吨直排入河的鸭粪。正是这堆鸭粪,让国家、直辖市、区三级环保部门和相关政府部门头痛,也暴露出目前环境执法中权责不清、监管乏力、法律法规滞后等一系列问题。

环保部首次垂直督查

短短4个月间,潘岳先后就一个城市的污染问题做了4次批示,这可能连他自己都感到意外。

2007年11月7日,原国家环保总局(下称“总局”)机要室机要件,反映“重庆梁滩河水严重污染”。潘岳批示:“请环监局、报社(注:中国环境报社)、环境记协(注:中国环境工作者协会)阅查并复结果。”

12月4日,总局机要室机要件,反映“重庆红岩河藻类疯长”问题严重。潘岳批示:“请报社、环境记协阅查。”

12月13日,总局信访办信访件及群众举报信,反映“重庆和邦碱胺实业有限公司生产污染环境”。潘岳批示:“请环监局、报社、环境记协阅查并复结果。”

2008年2月19日,环监局书面报告重庆梁滩河水体严重污染问题。2月22日,潘岳再次批示:“同意报告意见,请相关司落实。”

注意到,在这份环监局的报告上,签署意见的除潘岳外,还有5位司、局长。“批示栏”中的各种意见写得密密麻麻。

新成立的环保部正憋着一股劲。

就在环保部挂牌的前两天,由该部召开的2008年全国环境执法工作会议刚刚结束。这也是环保部成立以来,首次召开的全国性工作会议。会上,“集中执法检查城市污水”被列为2008年环境执法八项工作的第一项,“防治规模化畜禽养殖污染”被列为加强农村、农业及生态环境监管工作的重要内容。

用环保部一位领导的话说:“对群众反映强烈的、挂牌督办的案件,要查处到位、整改到位,查处一家、震慑一方、影响一片。今年的环境执法要搞几个重量级的、影响全国的大要案。”

“这次行动正是贯彻全国环境执法工作会议精神的体现。”调查组组长、环境记协部副主任由学韬说。

26日,《第一财经》在重庆市土主镇见到由学韬时,他正带着中央电视台的两位在当地探访。“我们已经来2天了,一直在做暗访。”由学韬称,这种一竿子插到底的“垂直调查”,就是为了避免各种干扰,把事实搞清楚。

环境记协提供给的一份材料称:“梁滩河的水质污染不仅严重影响流域内工农业生产的发展,而且极大制约着重庆市西部生态农业基地的建设,威胁着下游10万人民的饮用水健康。”

“清水变黑”溯源

站在土主镇桥头向梁滩河望去,水面漆黑如镜,散发着阵阵恶臭。

兽医唐华平掩鼻快速从桥上走过。他告诉:“就是上游大量养鸭造成的,有将近十年的历史了。而在十几年前,梁滩河两岸风景秀美,河水清澈,鱼虾成群,还可以游泳。”

梁滩河是重庆主城区境内嘉陵江的一级支流,流经九龙坡、沙坪坝、北碚三个区15个镇,干流长88公里,流域面积491.27平方公里。梁滩河的水进入嘉陵江后,最终流入长江。梁滩河源头在九龙坡区白市驿廖家沟水库。据随行人员介绍,廖家沟水库流出来的水清亮,没有污染。但顺流而下2公里后,水质就开始变坏。

环保部环监局的报告称,影响梁滩河水环境质量的原因主要有四个:一是居民生活污染严重,仅九龙坡区每天直接排放生活废水就有4万吨;二是养殖污染排放量大;三是梁滩河流域底泥淤积严重,大量污染物再释放对水体造成二次污染;四是沿河企业工业废水直接排放。

重庆市环保局给提供的材料证实:“梁滩河全流域有畜禽养殖场78户,养鸭户34户,年出栏肉鸭1000万只,养殖污染严重是导致梁滩河污染的重要原因。”“养殖污染占了40%的比例。”重庆市环保局自然生态保护处处长陈盛樑称,“仅沙坪坝区土主镇和西永镇每年就有6万吨鸭粪排入梁滩河。”

据陈盛樑介绍,上世纪90年代以来,重庆市开始了大规模的养殖业,由一家一户的零星养殖,发展成半规模化、半工场化的养殖。到目前,梁滩河沿岸养鸭户每户饲养的鸭子都在1000只以上,而且两三个月就可出栏一次。

3月26日,在土主镇一养鸭户看到,1000多只两个月大的鸭子被饲养在河边一个大棚子里。棚子里架着钢丝,上面养鸭,下面是一层厚厚的鸭粪,不停地向外流着黄水。鸭场主告诉,他们每月清除一次鸭粪

环保部首役打响鸭粪攻坚战首次垂直督查1

,污水就顺着沟渠直接流入梁滩河。

沿河还散布着几十家规模不等的屠宰场。在白市驿镇老肠口看见,一个屠宰场就建在梁滩河边。据这里的工作人员介绍,每天都要宰杀数千只鸭子。污水夹杂着血水都直接排入河中。

除此之外,生活污水也大约占到30%的比例。在九龙坡区白市驿镇发现一个污水排放口。据当地居民介绍,到了夏天,污水排放口处臭气熏天,附近居民都不敢开窗。当地环保部门人员说,这个排污口每天排放未经任何处理的污水3000吨左右,而在白市驿镇,像这样的排污口至少还有3个。

环监局的报告称:“现在的梁滩河,河水像墨汁一样乌黑腥臭,水中时常冒出发酵的气泡,生物早已荡然无存。”而据陈盛樑介绍,不仅在梁滩河,畜禽养殖污染在三峡库区的花溪河、桃花溪、清水溪、永安溪、御临河等次级河流已超过集水区内城镇生活废水的污染负荷,成为这些流域水质恶化的主要原因。

十年难治污背后

早在1998年,重庆市政府就将梁滩河列为亟待重点整治的次级河流之一,并将其列入《三峡库区及其上游水污染防治规划》。2004年,梁滩河又被列入当年重庆市首批开工治理的9条污染较重的河流之一。这期间,沿岸百姓不断投诉、上访、写举报信,原国家环保总局领导也多次过问,并多次派人到重庆督促整改。

“十年了,为什么没有任何改观,而且污染情况越来越严重?”由学韬不解地说。

对此,陈盛樑给出三点理由:鸭粪不同于猪粪、鸡粪。由于鸭粪含盐分高,入田后容易造成土壤板结;农业部门及地方政府重视养殖业数量、规模的扩张,对养殖污染防治未能给予应有的重视;由于鸭养殖户规模还没有达到国家规定的规模化生产要求(1万只以上),不属于环境执法的范围。

早在2005年,陈盛樑就向有关部门提交了解决三峡库区畜禽养殖污染问题的报告。而在更早前的2003年,重庆市环保局就有调查显示,库区年产畜禽粪尿总量超过7500万吨,排放猪粪尿4570万吨,家禽粪便392万吨。如按10%排入环境计算,畜禽粪尿产生的COD(化学需氧量)污染负荷为30万吨,超过全市工业和生活废水的COD排放量之和。遗憾的是,解决该污染问题一直未被切实重视起来。

重庆市发改委生态保护处处长董晓川说,梁滩河流域综合整治可行性报告在2004年就已完成并通过国家评审,“但操作过程的确进展不快”,原因在于涉及到多个部门的协调。他强调:“政府并没有从鸭养殖业中得到任何利益。”

重庆市环保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环保局只能是协调有关部门开展污染治理,但目前各部门间往往有了就互相推。”

在调查中发现,梁滩河污染问题,与当地政府部门监管不到位、缺乏政策引导、对养殖户放任自流有很大关系。陈盛樑也向表示,这些年,当地环保部门没有对养殖户进行有效监管,也没有处罚过任何一家养殖户。当然,客观来说,相对于工业污染防治,畜禽养殖污染治理由于涉及“三农”问题,有一定的特殊性,治理难度较大。

据重庆市环保局办公室副主任刘芹介绍,针对梁滩河水污染问题,去年11月,当地环保局和农业局联手提出了防治意见,要求相关区政府尽快完成区划,到2010年使主要污染源得到治理,2012年彻底根治全部污染源。但环境记协部工作人员黎明告诉,“他们的想法与环保部的要求不一致”,环保部的态度很明确,就是要尽快查处到位、整改到位。

据悉,环监局已表示,将梁滩河流域环境违法企业列入今年全国环保专项行动重点或三峡库区环境执法重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