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新闻

6耕地重金属污染修复污染耕地恐花数万亿

发布时间:2018-10-24 18:30:2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全国1/6耕地重金属污染 修复污染耕地恐花数万亿

近期镉大米事件,让人们将目光聚焦耕地重金属污染。数据显示,我国受重金属污染的耕地面积已达2000万公顷,占全国总耕地面积的1/6,防治形势十分严峻,并且还呈现不断加剧的趋势。据估算,如果对这些耕地进行修复,需求资金将要数万亿元。再加上我国目前土壤污染底数不清、土壤修复相关法律和标准缺失,我国耕地重金属污染修复任重道远。

全国1/6耕地重金属污染

由湖南镉超标大米事件,人们得知,湖南大量耕地早已遭受重金属污染。

关于耕地重金属污染的消息近年来不绝于耳。长期关注我国土壤污染问题的中国土壤学会副理事长张维理就曾表示,目前,我国土壤污染呈日趋加剧的态势,防治形势十分严峻。

据媒体报道,中国工程院院士罗锡文2011年10月份曾表示,全国3亿亩耕地正在受到重金属污染的威胁,占全国农田总数的1/6。环保部文件显示,在对我国30万公顷基本农田保护区土壤有害重金属抽样监测时发现,有3

.6万公顷土壤重金属超标,超标率达12.1%。国土资源部统计表明,目前全国耕种土地面积的10%以上已受重金属污染。

耕地受到重金属污染影响严重

6耕地重金属污染修复污染耕地恐花数万亿

,农业部农产品产地土壤重金属污染防治专家组成员、中国农业科学院资源与区划所研究员陈世宝博士对《经济参考报(微博)》表示,重金属污染耕地带来的直接后果是耕地质量下降,导致农产品的品质和质量下降,出口受限,同时对人体健康带来潜在危害。

环保部门一项统计显示,全国每年因重金属污染的粮食高达1200万吨,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超过200亿元。

“现在我国土壤污染比各国都要严重,日益加剧的污染趋势可能还要持续30年。”中国土壤学专家,南京农业大学教授潘根兴曾做出如此断言。他表示,不仅污染加重,而且还在转移扩散。

清除“镉米”背后的土壤污染,最重要任务之一就是全面会诊土壤重金属污染现状。据报道,我国正在绘制土壤重金属“人类污染图”。涵盖81个化学指标(含78种元素)的地球化学基准也正在建立。

将土壤治污升为国家意志

从前段时间舆论对所谓“毒大米”的反映来审视,大都集中在监管层面与信息公开方面。“镉大米”在监管环节全部失守的情况下,长驱直入,直接走上了餐桌;而相关部门对于超标大米的品牌与生产厂家信息,吞吞吐吐,选择性公开,也引起了友们的集体吐槽。

产生“镉大米”的根源是土壤污染。去年10月的一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显示,有关部门此前曾花了6年时间开展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该调查提出严厉警告:全国土壤环境状况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工矿业、农业等人为活动是造成土壤污染的主要原因。如今,国土与地质部门联手绘制土壤重金属“人类污染图”,这无疑是在寻求治本之策。

事实上,我国土壤污染形势早已变得十分严峻。中国水稻研究所与农业部稻米及制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2010年发布的《我国稻米质量安全现状及发展对策研究》称,我国1/5的耕地受重金属污染,其中镉污染耕地涉及11省25个地区。倘若说数据还略嫌直白的话,那么土壤污染的现实威胁公众早已感同身受:2009年湖南浏阳镉污染、2011年云南曲靖铬渣污染、2011年浙江台州上百村民血铅超标、2012年广州番禺的毒蔬菜、2013年广东镉米……此起彼伏的环境污染事件,已经让公众谈“土”色变。

比起大气污染与地下水污染,土壤污染所受关注度与重视度,远不如前两者。因为,大气污染与地下水污染,直观,容易引发人们的共鸣。而土壤污染缺少直观的感受,不容易被察觉。可是,从目前已反映的问题来看,一旦土壤出现污染,比前两者的后果更为严重。

值得欣慰的是,国家层面已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2013年1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公开发布《近期土壤环境保护和综合治理工作安排》文件,指出中国“土壤环境状况总体仍不容乐观,必须引起高度重视”。文件提出了政府近期工作目标,即到2015年,全面摸清中国土壤环境状况并建立例行监测制度,力争到2020年建成国家土壤环境保护体系。

基于严峻的土壤污染现状,国家层面必须借此为契机,将土地污染治理上升为国家意志,从国家层面协调各类政策资源、人财物资源,通过快速有力度的立法和务实行动,让土地污染量化为地方官员考核的必要指标,成为地方调整产业结构的参数,成为民生幸福指数的变量,彰显让公众规避更多毒大米、毒小麦之类侵害的国家

修复资金需求超数万亿元

广东省生态环境与土壤研究所研究员陈能场提出:“要尽快采取措施,对现有受污染的耕地进行修复处理。”

与大气和水污染相比,土壤修复显得更加困难。农业部农产品产地土壤重金属污染防治专家组成员、中国农业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教授苏德纯表示,不仅土壤污染危害严重,并且与一些有机污染物不同,土壤中的重金属无法降解,与土壤分离难度非常大,修复非常困难。

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环境修复研究中心主任陈同斌也曾表示,即使是轻度污染的地方,要除掉土壤中的重金属最快也要三到五年。

“理论上说,重金属污染土壤是可以被修复的,但完全恢复其生态功能很难。”陈世宝对《经济参考报》表示,目前,世界各国针对重金属污染土壤提出的修复措施有很多种,污染土壤修复主要包括两大原理:遏制(in-aiturem

ediation)与去除(rem

ove,ex-situ),基于上述两大原理,污染土壤修复主要有隔离包埋、固化稳定、热冶分离、化学稳定、电动修复、客土和翻土、土壤淋洗及生物修复等(包括植物修复),但每种措施都存在一定的应用局限性,并存在或多或少的其他问题,其中有些甚至是难以克服的技术难点。“重金属一旦进入土壤,再进行修复非常困难,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经费。”陈世宝说。

以上世纪70年代日本富山县土壤修复为例,一共863公顷(12945亩)农田,总共投入3.4亿美元,花费了33年时间进行客土法修复完成,平均每亩修复费用近18万元人民币。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对于大米的镉限量标准为0.4m g/kg,而我国镉米限量值仅为0.2m

g/kg,健康风险控制是要严于其他发达国家的,大米中镉限量标准严,意味着土壤中镉的质量标准也相应地严格。陈世宝表示,以日本镉污染土壤修复案例来说,如果按照我国大米镉标准,那么修复成本和时间将更加巨大,修复措施也更加困难。

专家表示,相对来说,在土壤修复过程中,客土法成本更昂贵。但据业内人士透露,即使采取较便宜的办法如植物修复法修复土壤,每亩的修复成本也达到两万元,还需连续种植数年,总投入数额惊人。如果按照每亩地修复成本两万元、以罗锡文所称全国3亿亩耕地重金属污染计算,总体算下来,我国耕地修复总体所需资金将达6万亿元。

当务之急是控制源头污染

在专家看来,目前很难预估我国耕地修复需要多少时间和投入。陈世宝认为,具体污染土壤修复需要多长时间,要结合污染程度、污染元素种类、污染面积、采取何种修复措施,另外,还要根据所制定的修复目标,不能一概而论。

中国环保了解到,2006年,国家环保部与国土资源部组织了一项耗资10亿、为期3年的全国性土壤污染调查,但迄今为止调查结果始终未向公众公布。

“现在我们有太多的未知。”苏德纯表示,首先,我国耕地受重金属污染的程度、污染元素种类、污染面积均是未知;其次,我们的修复目标到底如何?怎样才算修复好?是达到国家规定的土壤二级标准?还是说仅仅达到农作物的重金属限量值?

有专家表示,由于土壤污染底数不清,导致污染原因、种类、范围和程度也成为盲点,防治措施也相应缺乏针对性。

“技术上问题不大,但修复资金肯定是一笔巨资,这笔钱由谁出,也是一个大问题。”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柴发合对《经济参考报》说。

据悉,根据《全国土壤环境保护“十二五”规划》,“十二五”期间,用于全国污染土壤修复的中央财政资金将达300亿元,包括受污染农田、城市“棕色地块”及工矿区污染场地“这点钱,来修复重金属污染的耕地,塞牙缝都不够!”一位业内人士说道。

针对耕地污染的修复,苏德纯建议,根据现有耕地污染情况,分为轻度、中度和重度污染,并根据不同的情况,调整耕种制度和耕种结构,“当前的状况,只能是边修复边生产。”陈能场则认为,推动被污染农田土壤修复,当前急需完善我国土壤环境管理的法律法规、技术规范和标准体系。

业内专家们一致认为,当务之急是控制源头污染。“在重金属污染防治中,须源头控制———过程阻断———末端治理相结合,其中,源头控制是关键。千万要防止再走先污染后治理的经济发展之路。这也是目前我国所提倡的生态文明的核心内容之一。”陈世宝说。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