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自然生态

习奥会倍受注目或将为气候谈判带来新契机

发布时间:2018-10-25 19:03:5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习奥会”倍受注目 或将为气候谈判带来新契机

中国和美国是全球两个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在11月12日举行的“习奥会”备受关注。美国气候政策推进受到阻力,国际社会关注中美合作。在气候变化议题上,中美双方能否进一步推动中美双方气候变化合作,成为国际关注的焦点。

“人类对气候系统影响是明确的,近来人类活动对温室气体的排放达到历时最高。近期的气候变化已经开始广泛影响人类和自然系统”,这是近期发布的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综合报告的第一个要点。

12月1日至12日,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将在秘鲁利马举行,这场大会将进一步为2015年巴黎气候变化大会的召开奠定基础。而当前,气候变化这个全球问题缺少的是足够的政治领导力。

目前,中国和美国是全球两个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其排放占全球总排放的42%。从2013年4月中美成立中美气候变化工作组开始

习奥会倍受注目或将为气候谈判带来新契机

,双方便在气候变化以及2015年巴黎气候协议问题上不断加强合作。

“中国正在与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其他各国就应对气候变化加强合作,”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在美主流媒体《外交政策》上发表署名文章说,“中方愿与美方继续共同努力,将应对气候变化打造成为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一大亮点。”

而在美国方面,试图推进其气候政策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却由于刚刚结束的中期选举中民主党的落败,面临着巨大的国内政治阻力。

因此,在11月12日举行的“习奥会”备受关注。在气候变化议题上,美方能否提出有力而有诚意的方案,进一步推动中美双方气候变化合作,成为国际关注的焦点。

中国应对气候变化举措积极

不可否认,在应对气候变化这一全球问题上,中国的表现正越发积极,为国际社会带来更多信心。

此前,在《京都议定书》框架下表现积极的欧盟由于经济的衰退已经逐渐失去了领导者的地位,日前其宣布的到2030年减排温室气体40%的目标并没有给气候变化谈判注入过多的活力。同时,在发达国家中,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态度同样算不上积极。

与此同时,中国的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则在逐步有序推进,力度明显。

11月4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国家应对气候变化规划(年)全文。这项规划作为我国应对气候变化领域的首个国家专项规划,明确了2020年前我国应对气候变化工作的指导思想、主要目标、总体部署、重点任务和政策导向。

根据规划,到2020年,我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的比重到15%左右,森林面积和蓄积量分别比2005年增加4000万公顷和13亿立方米。工业生产过程等非能源活动温室气体排放得到有效控制,温室气体排放增速继续减缓。

在外交上,中方同样展现了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的态度。今年9月,国家主席习近平特使、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出席联合国气候峰会的讲话中说,中国高度重视应对气候变化,愿与国际社会一道,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的严峻挑战。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指出,应对气候变化是中国可持续发展的内在要求,也是负大国应尽的国际义务,这不是别人要我们做,而是我们自己要做。

而在2014夏季达沃斯论坛的“气候政策的新环境”论坛中,作为中国政府气候变化代表团的团长连续8年参加气候大会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解振华也表示,气候变化多边进程要所有负的政府和企业家都应该积极地采取行动,而不是把应对气候变化停留在口头上。中国政府非常希望明年能够达成一个新的协议,将会为此作出积极的建设性的努力。

“目前,气候变化中缺少领导力,”阿姆斯特丹大学全球南方环境和发展研究教授顾普塔(JoyeetaGupta)说,“我认为中国极有能力去发挥更为积极的作用。”

美国政策推进受到阻力

作为温室气体排放大国,美国的气候政策对国际社会的影响至关重要。自赢得连任之后,美国总统奥巴马曾积极推动一系列气候变化举措,但如今,国内选举导致的政治情况变化却使得美国后续行动存疑。

11月4日,在美国中期选举中,共和党大有斩获,净增的席位超过预期,将再次掌控国会参众两院,这将给奥巴马在其任期内的最后两年带来挑战。

尤其是一直被奥巴马视为其政治亮点的气候变化政策,将受到来自“气候保守派”共和党的全面挑战。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最新数据显示,相较奥巴马领导的民主党,共和党内部对待气候变化问题的意见分歧较大。共和党整体对待气候变化的态度都非常消极,52%的共和党人对气候变化的发生持怀疑态度。

另外,参议院最高环保职位也或将由气候怀疑者因何夫(JimInhofe)担任。他将极大可能控制美国环保署(U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而此前奥巴马就是通过环保署实施气候变化的行动,这样的潜在变更将给奥巴马的气候计划带来更多的司法和财政挑战。

需要注意的是,美国国内政治的影响,或将使得美国将压力转向中方。

英国《卫报》分析,由于美国国内政治的变化,此时推动中国宣布减排目标对于面对来自共和党压力的奥巴马极为重要。

一位曾经在克林顿时期供职于白宫的气候官员也表示,“美国总统面临着极大的压力需要推动中国以及其他排放大国提出减排目标,以为其美国国内的气候政策做变化。”

国际社会关注中美合作

利马气候变化大会在即,中美两个大国能否在气候变化问题上推动更多合作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

“2015年的气候协议正在形成。如果中美之间能够在一些核心要点上达成一致,那么这将会向谈判释放信号,这也将会改变谈判动态。”世界资源研究所(WRI)气候与能源项目主管詹妮弗·摩根(Jennifer

Morgan)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自2013年以来,每一次的中美元首见面都被视为气候变化中最重要的事件。中美之间的气候合作已被视为推动2015巴黎协议成功达成的最重要的力量。

此前,全球气候治理上,美国往往都靠打“中国牌”拒绝接受任何约束在国际法下的气候承诺。2001年3月,布什政府拒绝批准《京都议定书》便是一个例子。

不过,自2009年哥本哈根会议以来,当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政治信心降到最低点,中美双方则开始了越来越紧密的合作。

在哥本哈根气候会议后,中美双方已经在国内展开了应对气候变化的大量工作,这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奠定了中美合作基础,也使得两国在建设一个新的气候机制的过程中占有一个更好的位置。特别是自2013年开始,双方元首更是频繁地将气候变化作为最重要的讨论话题之一,制造共识。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奥巴马于2013年6月、9月以及2014年3月的三次双方会晤中都强调了双方在气候变化、能源与环境方面开展对话和务实合作。

在气候变化问题上,中方展现了积极应对的姿态。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外交政策》文章中说,中美关系的发展不仅涉及经济、贸易和安全领域,也突出体现在合作应对气候变化上,“‘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们将继续坚定致力于维护良好的生态环境,坚决向污染宣战,履行相应的国际义务。中国坚持绿色低碳发展的决心不会动摇。”

与之呼应,美国国务卿克里11月4日在华盛顿就中美建交35周年以及两国关系发表演讲时表示,美中须一起合作解决气候变化。“明年所有国家都要宣布气候目标。我们希望中国和美国的合作关系能够帮助树立全球领导力”,克里表示。

不难看出,美国对此次中美双边会谈在气候问题上寄予了相当高的期望。但如果美国气候变化问题上仍然只打“中国牌”而不以实际行动展现美国对此问题的重视,则双方合作仍无法切实有效的推进。

中国气象局科技与气候变化司副司长高云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说,为了全人类可持续发展,中国正在努力作出贡献,但这应该是公平合理的。发达国家也应该按照“巴厘路线图”的要求,切实采取行动。

“如果中美之间能够在一些核心要点上达成一致,那么这将会向谈判释放信号”,WRI专家詹妮·弗摩根说,这也会使得那些躲在幕后的国家“现形”,逼迫它们做出行动。

标签: